湘西吊脚楼阅读答案

来源:学生作业学帮网 编辑:学帮网 时间:2024/04/22 10:40:26

湘西吊脚楼阅读答案

一篇作品诞生了,就如一个人有了生命,任何的删改都是对原作的伤害.梦狼其实是个认真作诗的人,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天,他看着天的时候嘴里一边说着:“天高,天阔,人渺渺.”天空是空荡荡地,没有一个天马行空的诗人,所以梦狼一直遗憾,感到有种孤独,他只能自己诗意地栖居,同时看着天空里唯一的太阳.不过梦狼并不悲观,他认为总会有几个真正的诗人从百度中杀一条血路出来,跟他一起照看天空里的太阳的.其他的,也许梦狼怕太阳的光芒会刺伤他们的眼,所以请其自生自灭.(况且看太阳的人多了,难免会黯淡太阳的光芒.)
  应梦狼之邀,修改他的《湘西吊脚楼》,其实他的作品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了,修改,就好比是往一个人的身上扎几刀,只会扎出血来,绝不会拉出个双眼皮来,更不会弄出湘西女人的优美的臀来.只能解读,把好东西吃到肚子里,或者闷出个响屁,或者弄出一泡屎.哈哈,既是给梦狼弄东西,不这样写,恐怕梦狼也不会喜欢.
  诗中第一句简单地描写吊脚楼的特点:”依山傍水 从历史的黑影中裁取了巴掌大的空间.”其实吊脚楼是这样的建筑:当地人临河而居,造房时往往利用山坡倾斜度较大或者濒临水、沟的一侧,使屋的前半部分临空悬出,一幢幢吊脚楼,高高低低参差错落.吊脚楼的一端以河岸为支撑点,另一端则悬在水面,高高的悬柱立于水中作为撑持,充满着一种力量的美.了解吊脚楼这种建筑的特点对阅读理解作品是很有帮助的.不过吊脚楼是一种艰难的建筑,是在艰难的环境中的一种无奈的选择.“四面西风把冬天狠狠吹来”外部世界以及外部世界的一切在冲击着湘西这个独特的世界,历史如此,现在也如此.一种广泛的文明总会对一种独特的少数的文明进行冲击,试图改变它,消灭它.而面对冲击和改变,后一种文明总是会做殊死的反抗,他们并不在意历史的洪流会流向何处,那好像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在意眼前的生存.第一节就给了我这种感觉.村庄里世代劳作的男人宁愿放弃家园和他们的女人,选择野蛮的土匪生活,“他们放火烧山 用柴刀在坚硬的土地上砍出一个个丑陋的伤疤”,他们又对他们的女人和家有着不弃的感情“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又在深夜里潜游回来跟他们的女人作爱”“ 一粒种子从粗糙的手心中撒落 欢快地奔向女人的子宫”所以文明的焰火得以不息“漫山遍野的山火把武陵山架在炊烟里”.正因为这样的独特历史和环境,所以这里的女人“她们在刀尖上温柔无比”.
  诗的第二节描写了这个独特世界里的种种生命,生命的形式可以不一样,但是对生命生存和延续的选择是一样的,不管积极昂扬的,顺势应命的,还是……你会感受到这是一个世界,这些生命和历史曾经存在.第三节以及往后的几节,描写了湘西的历史与传统在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与外界的反抗和自身的渐变,这里已经不再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一群群地红男绿女 打着旅游的三角旗/坐着乌鸦凤凰飞奔过来 ”可是,这不是这个世界与外部世界的融合,这个充满独特神秘文明的世界,是被作为一种展览品展示在大众的面前,它成为人们猎奇的目标,被人用异样的眼光审视,而不是被人用理解的眼光阅读.所以作者自己对作品有这样的解释“湘西,梦幻的天堂,一块异质的土地,一块土家苗家兄弟殊死捍卫的神秘家园!板结的土地已经松软,铁幕的长城已然崩溃,边缘对于中心的拯救,弱势于对强势的呼唤.吊脚楼,已经没有了毕兹卡的姑娘们晃悠的身影.吊脚楼垂吊着历史的黑暗.传统性\现代性\后现代性,蛮荒\羁縻\殖民\反抗\后殖民,刻写在吊脚楼弯曲的脊梁上.”
  虽然作者在后面的部分描写了湘西的许多历史和民俗的东西,但是作者的基调是失望的,因为作者眼见的一切“只有死亡是真实的 ”对于传统的怀念和现实的选择,让作者发出了这样的哀叹“只有死亡不会被殖民强奸”可是,作者并不满意这样的选择.梦狼并不是要人修改他的作品,他是让人去理解并改变这样的结尾.
  所谓解读,是一个人对别人作品的的理解,是一个人站在他的角度所做的审视.正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样理解和审视了.
  附原作
  湘西吊脚楼
  作者:梦狼
  吊脚楼依山傍水 从历史的黑影中裁取了巴掌大的空间
  四面西风把冬天狠狠吹来
  这个村庄 我不知道曾经走出了多少个土匪
  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又在深夜里潜游回来跟他们的女人作爱
  他们放火烧山 用柴刀在坚硬的土地上砍出一个个丑陋的伤疤
  一粒种子从粗糙的手心中撒落 欢快地奔向女人的子宫
  漫山遍野的山火把武陵山架在炊烟里
  布谷的叫声换上了秋天婴儿的啼哭
  女人的血流了一地 在地上蜿蜒着努力地爬上男人锋利的钢刀
  她们在刀尖上温柔无比
  春天是残忍的季节 欲望轻巧地填塞了千沟万壑
  阴沟里的鱼群向着大海发出野猫的嚎叫
  杜鹃花疯狂地生长 吐着长长的舌信子在山风里胡乱啃噬
  而现在是冬天
  我听到了银环蛇在地底下不安份地扭动
  那只丢失了半边皇冠的公鸡发出了得意地叫嚣
  人们从阴沟里走了出来 围坐在火堂旁懒洋洋地低垂着头
  烘烤着历史的绿霉 空气中飘浮着细菌武器奇怪的羽毛
  被一声咳嗽捶打在地上又迅疾地游走
  历史从四面八方狠狠地刮来 把吊脚楼撞击的生痛
  在文化的四十五度山坡上
  龙虾花鸽子花麂子野猪 虎钮镦盂梅山猎神
  向王天子匪首张平菊花虫化石木雕的傩公三百个魂瓶
  古城凤凰张家界的奇峰 吊脚楼风雨桥全都灌注在高压锅里
  人们挥舞着头骨筛子一番豪赌
  在毕兹卡“牛擦痒”的溜子声的搅拌下 烹制着三下锅
  乌鸦从美利坚的彩色烟囱里起飞 掠过北京正在生长的黑烟囱
  门神丢盔弃甲
  在五千年的春江花月夜里浸泡得浮肿风湿张牙舞爪呻吟不已
  一群小虾从溃乱的阳具里穿过
  撩拨起他们多情的阴毛柔软地如同康桥中的水草
  乌鸦是一只美丽的凤凰 啄食着诱蚀的巴人柳叶剑
  把飞溅的唾沫当作真理的钞票鼓动起摆手舞的喧天锣鼓
  烟囱放出诱人的清香 农村唱响了朝阳之歌
  一群群地红男绿女 打着旅游的三角旗
  坐着乌鸦凤凰飞奔过来 嘴角肌饕餮着放多了麻药的三下锅
  他们容光焕发
  涂脂抹粉的脸上注射着春天得体的微笑
  毕兹卡的姑娘们坐在文明的砧板上
  嘻笑着唱起他们奇怪的哭嫁歌
  这一群文明的香客对着吊脚楼迷缝起他者的眼睛
  睥睨着柴火的低级火焰
  从烟囱里骄傲地喷吐出焚尸炉的烟圈 把湘西紧紧地包裹住
  撒尔嗬
  辣椒是湘西的盐 合渣是过年的盛宴
  西风撞击着吊脚楼 历史侵透冷轧了枞树松树公孙树的木板
  一个老人在冬夜里死去
  两千年的沙子从屈子的头颅顶上穿花绕棺轻盈地撒落
  弯弓搭剑 《国殇》的灵歌在百鸟争鸣中欢歌狂舞
  土家人的丧舞跳了起来
  在这个冬天
  坚硬的土地里萌芽着蠢蠢欲动的机器
  只有死亡是真实的
  在令人愉悦的死亡的歌舞里
  我窥见湘西毕兹卡的离骚流盼在男人女人的眉目上
  只有死亡不会被殖民强奸
  注:
  1、 虎钮镦盂:战国时期巴人歌舞军乐器,巴人为土家族先民,多出土于土家族聚居区;
  2、 梅山猎神:湘西土家族母系氏族时期女性猎神;
  3、 魂瓶:又名魂罐,湘西慈利县文物队收藏有数百件,人死后用以盛装亡魂;或言拾骨葬、火葬之器物;
  4、 毕兹卡:土家话自称,后以指土家族;
  5、 牛擦痒:土家族溜子中的一曲牌名;
  6、 柳叶剑:巴人特有的兵器,状如柳叶而得名;
  7、 三下锅:湘西土家人一种烹饪火锅;
  8、 摆手舞:一种土家族大型舞蹈;
  9、 撒尔嗬:土家语,即:跳丧舞,以乐兴丧;
  10、 穿花,绕棺:跳丧舞别名;
  11、 国殇:屈原九歌,与土家跳丧舞同源;屈原出生于三峡奉节,而三峡与湘鄂西均为土家族世代生活的地方,有考,屈原为土家族先人.
  12、 弯弓搭剑:跳丧舞中的常用动作,表现战争场面.